春秋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与胡森林、河北欧景假日酒店有限公司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5-10-30 10:22:38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石民二终字第01578号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石民二终字第0157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春秋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长宁区定西路1558号(乙)

法定代表人王正华,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万力、高峰,国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胡森林,男,1950年7月26日生,汉族,退休职工,住沈阳市和平区哈尔滨路36-3号2-4-3。

委托代理人赵国良,辽宁成功金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河北欧景假日酒店有限公司,住所地石家庄机场。

法定代表人薛利有,该公司高级顾问。

上诉人春秋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春秋航空)因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不服河北省正定县人民法院(2014)正民新初字第0003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13年11月18日,胡森林及其妻子赵启娣搭乘春秋航空9C8946航班,自三亚凤凰国际机场飞往沈阳,并将随身携带行李办理了托运手续,托运费478元。因沈阳降雪,航班经停石家庄机场。当晚,春秋航空将胡森林安排在欧景假日酒店住宿。2012年11月19日清晨,胡森林携带行李自酒店二楼下楼过程中,因所携带的行李箱过大,下楼不好携带,故胡森林自酒店行李坡道倒行下楼,倒行过程中,因行李过重,胡森林未能保持平衡,不慎跌落至酒店一层,身体受伤。胡森林受伤后,被送至石家庄市第三医院进行治疗,经诊断为腰2椎体压缩骨折。后考虑到伤情严重及回家方便医治等因素,胡森林要求回沈阳治疗,在春秋航空支付了胡森林方四人的火车票1522元的前提下,2013年11月20日胡森林坐火车由石家庄回到沈阳,转院至沈阳市骨科医院住院治疗6天,诊断为L2椎体压缩性骨折,2013年11月25日胡森林出院,沈阳市骨科医院出具诊断书,医嘱休息一个月。现胡森林称其乘坐春秋航空的飞机,并已对行李办理了托运手续,春秋航空就有义务提供行李托运服务,不应交给胡森林本人运输,春秋航空对胡森林受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理应承担主要的赔偿责任;欧景假日酒店基于服务行业人身健康、安全保障义务对胡森林的受伤也应承担赔偿责任。春秋航空称,根据民用航空法的规定,胡森林受伤并未在航空承运人责任期间,春秋航空并不应承担责任,应驳回胡森林对春秋航空的诉讼请求。欧景假日酒店称胡森林受伤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胡森林在行李坡道倒行导致摔伤,是胡森林本身的过错,酒店已尽到相应的保障义务,酒店对胡森林的受伤不应承担责任,应驳回胡森林对欧景假日酒店的诉讼请求。2013年12月9日胡森林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对其身体伤残等级、加强营养时间进行鉴定,2014年4月22日辽宁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胡森林腰2椎体压缩性骨折,评定为十级伤残,营养期为90日,鉴定费用为1570元。对该鉴定意见书及鉴定费票据,春秋航空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称航空公司对此不应承担责任;欧景假日酒店对该鉴定表示异议,称该鉴定依据的标准为北京司法鉴定行业协会出具的评定标准,不适用于本案,且鉴定机构不具备鉴定营养时间的资质,对鉴定费票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费用过高。庭审中,胡森林表示对自己倒行下楼所走的是行李坡道的事实是明知的,且明确表示自己受伤春秋航空应承担主要的赔偿责任,欧景假日酒店的责任很小。

原审法院认为,春秋航空对胡森林提供的逾重行李票无异议,故对该行李票予以认定,该行李票载明的航段是自三亚至沈阳,运费金额为478元,表示春秋航空应履行义务即托运胡森林行李的责任期间为自三亚至沈阳。胡森林乘坐的飞机经停石家庄机场时,春秋航空以清舱为由将胡森林本已托运的行李又退回胡森林保管,但该所谓的清舱行为春秋航空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在胡森林托运行李时其工作人员向胡森林进行过明确告知,且在胡森林提供的逾重行李票中也未对该清舱行为进行载明,证明胡森林对春秋航空的途中的清舱行为并不知情。胡森林是乘坐春秋航空提供的大巴入住酒店的,说明春秋航空对胡森林的住宿进行的安排,胡森林作为春秋航空的乘客,春秋航空应根据胡森林的年龄、携带行李的重量等因素作周全安排,应事先提醒酒店,以便让携带重量过大行李的胡森林入住酒店行动方便的房间,但春秋航空未及时告知酒店胡森林的具体情况,使得胡森林入住二楼,致使其在下楼时不得已倒行行李坡道摔伤。综上所述,春秋航空在其托运胡森林行李的责任期间内未尽到托运义务,又将行李退回给胡森林携带,且未妥善安排胡森林的住宿,是致使胡森林为行走方便倒行行李坡道摔伤的主要原因,故春秋航空对胡森林受伤应承担责任。双方对胡森林受伤的视频资料及胡森林受伤的照片均无异议,故对该视频资料及照片予以认定。自该视频资料、照片及庭审双方的陈述可以认定以下事实:欧景假日酒店的行李坡道是红色的,区别于楼梯等其他物品的颜色;庭审中,胡森林自己明确承认在其携带行李下楼时知道自己倒行的是行李坡道,证明欧景假日酒店对行李坡道的设置是足以让入住的顾客知晓此为行李坡道,而非顾客的步行楼梯;欧景假日酒店在楼层设有提示牌,载明“楼层不设服务员,如您需要服务请拨打电话78897999”的字样。以上事实足以证明欧景假日酒店作为经营者对入住顾客尽到了作为善良管理人的安全保障告知义务和注意义务,故欧景假日酒店对胡森林的受伤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责任。胡森林作为一个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明知倒行的是行李坡道的情况下,却仍采取了倒行行李坡道的不当行为,造成了摔伤的后果,故胡森林对其受伤同样具有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责任。综上所述,春秋航空对胡森林受伤应承担70%的责任,胡森林对自己受伤也存在过错,应承担30%的责任。胡森林提供的户口本对方无异议,故予以认定,胡森林系城镇居民;对辽宁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春秋航空无异议,欧景假日酒店虽表示异议,但其未提出重新鉴定,又未向法院提出相反证据证实其异议,故对辽宁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予以认定。胡森林提供的石家庄市第三医院的病历、沈阳市骨科医院的病历及相关票据,可以认定胡森林的医疗费为34268.81元;因胡森林已退休,虽胡森林称其退休后仍在工作,但未向法院提供证据证实,故对胡森林所述误工费不予支持;根据沈阳市骨科医院2013年11月20日的长期医嘱单,可以确定胡森林住院期间为Ⅰ级护理,该护理适用的对象是病情重大或较大手术后病情不稳定的病员,生活上不能自理,因此护理人数为2人为宜,参照辽宁省2013年度服务业平均工资33021元/年,故护理费33021元/年÷365天6天×2人=1086元;胡森林在沈阳市骨科医院住院6天,住院伙食补助费即50元/天×6天=300元;根据胡森林在沈阳市骨科医院住院的天数,酌定交通费为300元;残疾赔偿金,参考2014年辽宁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074元、胡森林年龄63岁、及伤残等级10级,可认定29074元 ×17年×10%=49425.8元;鉴定意见书中认定胡森林的营养期限为90日,故营养费为90天×50元/天=4500元;鉴定费1570元;精神抚慰金,因胡森林的伤情为十级伤残,故酌定为2000元;胡森林所述的复印费、邮寄费、委托代理人的交通费不属于法律规定的赔偿项目,故不予支持。胡森林摔伤的各项损失共计93450.61元,春秋航空应承担70%即65415.4元,胡森林自己承担30%即28035.21元。据此,原判决为:一、春秋航空在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赔偿胡森林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交通费、残疾赔偿金、营养费、鉴定费、精神抚慰金共计65415.4元;二、驳回胡森林对河北欧景假日酒店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三、驳回胡森林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案件受理费300元,减半收取,由春秋航空负担150元。

判后,春秋航空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1、上诉人将涉案托运行李暂时退回胡森林保管并无不当。上诉人清舱行为是上诉人为民用航空器安全而进行的正常业务操作,不存在过错;也并非与旅客之间的合同约定,无需在行李票中注明,也依法不能要求上诉人提前进行告知,虽然上诉人对涉案托运行李的义务是将其从三亚运往沈阳,但对其法定责任期间并不包括在旅客自己掌管下的期间;2、上诉人已依法妥善为旅客安排膳食服务,在具体房间分配上不应承担任何责任;3、被上诉人受伤是由于其自身过错造成的,并未发生在上诉人法定责任期间,上诉人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请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二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一致。双方均未提出新的事实、证据和理由。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胡森林向上诉人交纳相关费用后,依法有权持有效客票和托运行李票据搭乘上诉人航班,上诉人应按合同约定的期间将被上诉人及其托运的行李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本案中,上诉人承担安全运输被上诉人及其行李义务期间为三亚至沈阳,亦即在此期间内,上诉人应为被上诉人及其托运的行李的安全负责。该航班在运输途中因故经停石家庄机场时,在上诉人未提供合法依据和相关证据证明事先告知被上诉人的情况下,上诉人单方面以清舱为由将被上诉人胡森林本已托运的行李又退回其保管,且在此后上诉人为被上诉人安排酒店住宿时,上诉人亦未根据被上诉人胡森林的年龄、携带行李的重量等因素作周全安排,致使被上诉人在下楼时不得已倒行行李坡道被摔伤,上诉人显然未尽到安全运输义务,原判据此认定上诉人应对被上诉人摔伤之损失负主要责任,并无不妥。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采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00元,由上诉人春秋航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刘建国

审判员 郝福海

审判员 宋广道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九日

书记员 王红叶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