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建宗、石家庄市元一经编有限责任公司与宋景发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5-10-30 10:18:14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石民再终字第00134号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石民再终字第00134号

再审上诉人(一审被告):郑建宗。

再审上诉人(一审被告):石家庄市元一经编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元氏县东张村。

法定代表人:郑建宗,该公司董事长。

二再审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刘素慧,河北世纪方舟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宋景发。

委托代理人:陈胜海,河北天宏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上诉人郑建宗、石家庄市元一经编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元一经编公司)与再审被上诉人宋景发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河北省元氏县人民法院于2013年2月15日作出(2012)元民一初字第01167号民事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2014年7月9日,元氏县人民法院作出(2014)元民监字第00001号民事裁定,裁定本案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该院于2015年2月6日作出(2014)元民再字第00002号民事判决,郑建宗与元一经编公司不服,上诉至本院。本院于2015年5月1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再审上诉人郑建宗、元一经编公司及委托代理人刘素慧,再审被上诉人宋景发及其委托代理人陈胜海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宋景发诉称,2004年经人介绍被告郑建宗、元一经编公司先后从原告处借款200000元,当时双方约定借款年利率为10%,每年8月1日结息一次。2007年8月1日以前被告都是按约定每年向原告支付利息,双方无任何纠纷。被告又在2006年、2007年向原告借款40000元,截止到2007年8月1日,被告共向原告借款240000元。当时由于其他公司或个人的借款利息都已有所提高,为此原、被告协商同意,从2007年8月1日起被告借原告240000元的利息变为了年利率15%,结息时间仍为每年8月1日。2008年8月1日被告为原告结算了240000元的利息计36000元,当日原告又把该36000元借给被告使用。这时被告共向原告借款276000元,然而自2009年开始,被告以出现金融危机为由,拒不向原告支付借款利息,经原告多次催要,到2012年4月21日被告只把所借原告本金还清,而所欠利息分文未付,经双方多次协商无效。请求依法判令被告给付原告借款利息共计132656元及132656的利息。

为支持自己的主张,原告提交的证据有:1.借据一份共四页,以证明原被告存在借款事实,总额276000元,年息15%;2.利息结算单一份,以证明被告应偿还原告利息132656元;3.照片两份,以证明被告曾在法院审理鉴定中存在伪证行为,由此推定年15%为被告所写;4.元氏县人民法院询问笔录一份,以证明被告曾作伪证,并推定年息15%为被告工作人员所写;5.证人邵某出庭作证,以证明年息15%的修改过程及被告修改的事实。

一审二被告辩称,借款是事实,借款人是元一经编公司,不是个人借款,郑建宗借款是职务行为,是公司借款,郑建宗个人不应当作为本案被告。当时借款利率约定的是月息6厘,年15%是原告自己改写。本金及利息已全部还清,双方不存在债权债务关系。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二被告没有提交证据。

元氏县人民法院一审再审查明,被告元一经编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成立于1999年8月31日,法定代表人为被告郑建宗。2004年11月22日被告借原告款70000元,被告为原告出具了类似于活期存折形式的借据一份,该存折为49号,盖有被告元一经编公司公章和被告郑建宗私章。该借据记载显示,被告于2004年12月11日借原告130000元,2006年8月1日借20000元,2007年8月1日借20000元,2008年8月1日借36000元,至此共借原告276000元。2009年8月23日被告开始陆续向原告偿还借款,至2012年2月29日还原告10000元后,余6000元。2012年4月21日被告又给付原告10000元,借据上写明“10000-4000(利息)”。借据上每笔借款及还款后均盖有被告郑建宗长条章。借据共四页,第一页右上角写有“年15%”,第三页、第四页中间写有一个“清”字,第四页上方写有“支10000元贺治国,2012年4月21日”,第四页右侧写有“本本清”三字。

2012年11月19日原告诉至该院,2013年2月15日作出(2012)元民一初字第01167号民事判决,该判决以“因原告不能证实年利率15%的起息日期,本院无法确定利息数额”为由,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判决书还写明“在原告有相关证据时,可另行解决”。该案宣判后双方当事人没有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2014年2月28日原告以有新证据为由再次诉至元氏县人民法院,该院于2014年7月7日作出(2014)元民一初字第00239号民事裁定书,以“原告就同一事由曾向我院提起诉讼,本院已经作出(2012)元民一初字第01167号民事判决书对原、被告之间纠纷作出实体处理,该判决书已经生效”为由,驳回了原告的起诉。

同时查明,对借据第四页“支10000元贺治国,2012年4月21日”内容是贺治国本人所写,并支取的10000元,与该借据上显示2012年4月21日“10000-4000(利息)”是同一笔款。原被告没有异议。

本案在审理中,关于利率,原告称2004年11月22日开始借款时约定的利率为10%,2007年8月1日起借款利率为15%,借据上的“年15%”是被告郑建宗的女儿郑树灿所写。2008年8月1日前的利息已结清。被告称借款利率为6%,借据上的“年15%”不是自己的女儿所写。对于此问题该院在审理(2014)元民一初字第00239号案件时欲进行鉴定,但在鉴定过程中“发现参加司法鉴定的参与人确有身份不符嫌疑”,后被告书面申请撤回鉴定。关于借据上书写的“本本清”,原告称“本本清”的含义是本金已结清,利息未付。原告要求被告向法庭出示其主张的“双方约定借款利率为6厘以及将借款利息全部结清”的证据。由于被告没有向原告支付全部利息,上述借据原件还在原告手中。二被告认为,“本本清”,说明本借据已结清,即本和利息都清了,由于原告不给被告借据原件,因此,被告在该借据上注明了“本本清”。对于证人邵某的证言,被告方有异议,再审一审时证人证言与原一审不尽相同。对于再审一审时被告提出的借据复印件,被告认为原来四页是在一起的,一个封面,现在是两个封面内容情况与原来也不一致。对此,原告称原来是在一起粘连的,时间久了就脱落了。

原审审理中元氏县人民法院根据原告申请委托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元氏蟠龙支行对2008年8月1日到2012年4月21日的利息进行了计算,利息共计107071.48元。

元氏县人民法院再审认为,借款人应该按照约定的期限偿还借款,并按照约定的期限和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本案中,原告主张被告先后向其借款276000元,二被告没有提出异议,该院予以确认。对原告诉称的,2008年8月1日之前的借款利息原、被告已结清,以及被告已将原告借款全部还清的主张,该院予以认可。原告称2008年8月1日前的利息已结清,因此对此前利率无论是6%,还是10%,或15%已无需争议。对此后的利率原告称自2007年8月1日为15%,借据上的“年15%”是被告郑建宗的女儿郑树灿所写。对此,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利率为6%,也没有证据否认借据上所写的15%,且在该院审理(2014)元民一初字第00239号案件中撤回了鉴定申请,本次审理中也没有再申请鉴定。证人邵某的证言前后虽有出入,但对2007年8月1日利率改成“年15%”陈述是一致的,对此亦可印证,故对利率15%予以认定。被告称已经付清本息,借据上的“清”、“本本清”,说明本金及利息已全部还清,但被告没有任何向原告支付利息的证据,2012年4月21日贺治国支取的10000元,其中4000元注明是利息,也说明被告当时还欠原告利息。另外,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法则,如果二被告已偿还原告的全部借款利息,原告应将借据原件交给被告,或由被告收回,因原告仍持有被告给其出具的四十九号借据原件,视为原、被告双方的借贷关系还没有完结,因此,原告要求被告偿还借款利息的请求,该院予以支持。对二被告主张的,该借据原件上已注明清、本本清,说明本金及利息已全部还清的主张,该院不予采信。对于此借款,被告对是否向原告支付了利息负有举证责任,但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其向原告支付了借款利息。原告称2008年8月1日前的利息已经支付,因此被告应向原告支付2008年8月1日之后的利息,被告已付利息4000元应该减去。被告称借款是公司行为,郑建宗是职务行为,因借据上有郑建宗的印章,而郑建宗具有其自然人与被告元一经编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双重身份,很难判断其行为是个人行为还是职务行为,现在也没有证据证明被告在向原告借款时明确表示过该借款是公司借款还是个人借款,根据公平原则,应认定是被告郑建宗本人和被告元一经编公司的共同借款。综上,该院作出的(2012)元民一初字第01167号民事判决对当事人举证责任分配和事实的认定存在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四百零七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四条、第四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五条之规定,再审判决为:一、撤销我院2013年2月15日作出的(2012)元民一初字第01167号民事判决书。

二、原审被告郑建宗、石家庄市元一经编有限责任公司于判决生效后五日内给付原审原告宋景发借款利息103071.48元。当事人未按判决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2950元,由原审被告郑建宗、石家庄市元一经编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再审上诉人郑建宗、元一经编公司上诉称,一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导致判决结果错误。请求法院查明事实,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宋景发的诉讼请求。本案借款时公司在经营过程中因资金周转困难,公司向宋景发借款出示的借据盖有公司的印章,完全能够说明借款行为系公司行为,借据盖有郑建宗的私人条章,因郑建宗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是职务行为,不能认定该借款系个人借款。如果该借款系个人借款,则借据上不可能有公司印章,债权人也不会同意在借据上加盖公司印章。

另宋景发一直称此修改是上诉人女儿做的修改,从法律角度分析,上诉人女儿无权作此修改,她既无权代表公司,也无权代表郑建宗个人。

郑建宗已在借据上注明了“清”、“本本清”,本本清意为涉及的债务本金和利息已完全结清。

再审被上诉人宋景发辩称,借款是二上诉人行为,借据上既有郑建宗的盖章,又有元一经编公司盖章,可以认定二上诉人对宋景发有欠款。如上诉人方认为是其中一方欠款应提供证据予以反驳。关于利息问题,借据上有明确的书写是15%,对方也承认是其女儿书写,郑建宗女儿作为公司财务人员,在借据上进行利息修改属于职务行为,应予认定。

本院再审查明事实与元氏县人民法院再审查明事实基本一致。

另元一经编公司股东为郑建宗、贾英琦、郑军凯、郑银凯,共计四个股东。

本院再审认为,一、关于借款主体问题

借据本上盖有元一经编公司公章,且借款用途为公司流动资金周转。元一经编公司股东为郑建宗、贾英琦、郑军凯、郑银凯,共计四个股东,非郑建宗一人公司,应认定为公司借款。借据盖有郑建宗的私人条章,因郑建宗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是职务行为,不能认定该借款系个人借款。被上诉人宋景发未提供证据证明所有资金往来系通过郑建宗个人账户。因此,一审再审判决认定郑建宗为共同借款人的事实有误,应予纠正。

二、关于借款利息问题

再审上诉人向宋景发借款276000元,有借据本记录为证,本院予以确认。再审被上诉人宋景发称2008年8月1日之前的借款利息双方已结清,以及借款本金276000元已还清的主张,再审上诉人亦承认,本院予以认可。

元氏县人民法院再审审理中,该院根据宋景发申请委托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元氏蟠龙支行对2008年8月1日到2012年4月21日的利息进行了计算,利息共计107071.48元。宋景发主张2008年8月1日后的利息再审上诉人只偿还了4000元,借据本上亦显示2012年4月21日贺治国支取10000元,其中4000元注明是利息。除此外,借据本上都是支取本金,再无利息支取记录。

对于此借款利息,宋景发主张再审上诉人只偿还了借据本上显示的4000元利息,“本本清”指的是借据本上的本金已经还清。再审上诉人称此借款已付清本息,借据上的“清”、“本本清”,说明本金及利息已全部还清,但再审上诉人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利息已经全部偿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九十一条之规定,再审上诉人应当对其主张的借款法律关系变更、消灭的基本事实承担举证证明责任,即再审上诉人对其向宋景发支付了利息负有举证证明责任,应提供相应收条或银行打款记录,但其未提供证据证明向宋景发支付了4000元以外的借款利息。

另外,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法则,如果再审上诉人已偿还宋景发的全部借款利息,宋景发应将借据原件交与再审上诉人,或由再审上诉人收回,因宋景发仍持有元一经编公司给其出具的四十九号借据原件,视为双方的借贷关系还没有完结,因此,宋景发要求元一经编公司偿还借款利息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2008年8月1日后的利率,再审被上诉人宋景发称自2007年8月1日双方约定为15%,借据上的“年15%”是郑建宗的女儿郑树灿所写,郑树灿当时为元一经编公司财务人员。元氏县人民法院原审与再审中证人邵某的证言对此亦可印证。在元氏县人民法院审理(2014)元民一初字第00239号案件时,在鉴定“年15%”是否郑建宗的女儿郑树灿所写过程中,参加司法鉴定的参与人确有身份不符嫌疑,后郑建宗书面申请撤回鉴定。由此可推断年15%系郑树灿所写。另宋景发主张2008年8月1日借据本上36000元借款系结算利息又存入借款本金,2008年8月1日之前总共借款本金240000元,按15%计算为36000元。关于2007年8月1日后双方约定年15%借款利率,相关证据已经能够确信待证事实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对该事实本院予以认定。

元一经编公司作为借款人,应偿还宋景发利息共计107071.48-4000=103071.48元。对于原一审中宋景发主张上诉人偿还103071.48元利息的利息,利滚利、重复计息违反法律规定,故本院对此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九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河北省元氏县人民法院(2014)元民再字第00002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二、撤销河北省元氏县人民法院(2014)元民再字第00002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三、再审上诉人石家庄市元一经编有限责任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偿还再审被上诉人宋景发利息共计103071.48元;

四、驳回再审被上诉人宋景发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原一审案件受理费2950元,再审二审案件受理费2950元,由石家庄市元一经编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赵宗辉

审 判 员  李晓东

代理审判员  邢秀杰

二〇一五年五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裴研洁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