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运增、纪艳欣等与纪运增、纪艳欣等借款合同纠纷再审民事判决书
提交日期:2015-09-10 10:36:21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石民再终字第00108号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石民再终字第00108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纪运增。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纪艳欣。

二再审申请人委托代理人:李东海,河北恩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张英杰。

委托代理人:刘江格,河北济民律师事务所律师。

一审被告:王翠双。

再审申请人纪运增、纪艳欣与被申请人张英杰、一审被告王翠双借款纠纷一案,河北省晋州市人民法院于2012年8月20日作出(2012)晋州民初字第61号民事判决,纪运增、纪艳欣不服,上诉至本院。本院于2013年1月23日作出(2012)石民二终字第02202号民事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纪运增、纪艳欣不服,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4年12月4日作出(2014)石民申二字第00182号民事裁定,由本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再审。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再审申请人纪运增及纪运增、纪艳欣委托代理人李东海,被申请人张英杰及其委托代理人刘江格,一审被告王翠双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2年2月23日,一审原告张英杰起诉至晋州市人民法院称,被告纪运增和王翠双自2000年开始陆续向我借钱,到2007年11月5日累计向我借款181300元,约定利息34000元,借款用于家庭经营,并由其女纪艳欣担保。有被告纪运增、王翠双打的欠条为证。后向被告索要借款时,被告已将利息34000元偿还,尚欠借款181300元。

一审被告纪运增、王翠双辩称,我们向原告借款56000元,不是181300元,且已将56000元借款还清。

一审被告纪艳欣辩称,我只担保纪运增向原告借款2000元。

晋州市人民法院一审查明,被告纪运增陆续向原告借款181300元,约定利息为34000元。其中欠原告的181300元中的85000元是用饭店旧址抵顶,但被告至今未将饭店旧址交付原告。为此,被告仍欠原告85000元。被告纪运增给原告出具96300元欠条一张,34000元利条一张,均是被告王翠双书写。被告纪运增对自己按的手印予以默认。被告于2008年11月20日给付原告利息30000元,于2011年5月27日给付原告利息1000元,于2011年6月29日给付原告利息3000元,尚欠181300元。

晋州市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纪运增、王翠双尚欠原告张英杰181300元,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原被告之间的借贷关系属民间借贷,双方约定的利息34000元未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四倍,应受法律保护。被告称向原告借款56000元已还清,由三张证明予以证实,原告否认,被告无其他证据,不具有法律效力。181300元是利滚利得来的,无有力证据证实。原告主张由被告王翠双对债务负连带责任,因被告王翠双只是代被告纪运增书写“两张欠条”、“还款协议书”、“转让饭店协议书”由纪运增按的手印,故要求被告王翠双承担连带责任,该院不予支持。被告纪艳欣在“偿还协议书”中落款处保证人一栏签名和按手印,应对偿还协议书中96300元承担连带责任。原告要求被告纪艳欣对181300元借款承担连带责任,该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张偿还181300元的借款利息,因已约定了利息34000元且已偿还,再主张利息属重复计算,无法律根据,该院不予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之规定,一审判决为:一、被告纪运增偿还原告借款181300元;二、被告纪艳欣对被告纪运增欠原告借款181300元中的96300元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驳回原告对王翠双的诉讼请求。

纪运增、纪艳欣上诉称,一审认定上诉人纪运增欠被上诉人张英杰181300元数额错误,上诉人纪运增已偿还的数额已超出所欠数额;原判认定纪艳欣对96300元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属认定事实错误。

本院二审查明,上诉人纪运增与被上诉人张英杰于2005年5月11日签订《饭店旧址长期转让协议》用于抵顶所欠债务以及该协议未实际履行的事实双方均认可。其他与原审查明的事实基本一致。

本院二审认为,《饭店旧址长期转让协议》系双方于2005年5月11日签订,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其目的是上诉人纪运增用饭店旧址使用权抵顶所欠被上诉人张英杰85000元债务,对此均无异议,予以采信。该协议未实际履行,且上诉人纪运增已在饭店旧址处建房,故上诉人纪运增对85000元债务负有偿还义务。另外,上诉人纪运增对96300元欠款为被上诉人张英杰出具欠款条,2007年11月30日签订《偿还债务协议书》以及该协议未实际履行的事实均无异议,予以确认。上诉人纪运增欠被上诉人张英杰96300元借款的事实清楚,上诉人纪运增也应予偿还。原判认定上诉人纪运增欠被上诉人张英杰181300元是正确的。上诉人纪运增称用卖猪款142165元已偿还其所欠债务,证据不足,不予采信。《偿还债务协议书》系上诉人纪运增爱人王翠双书写并签字按印,上诉人纪艳欣在担保人出签字按印表示认可,故原判令上诉人纪艳欣对该协议96300元承担连带责任,并无不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二审判决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再审申请人纪运增、纪艳欣申请再审称:

一、原判决认定其尚欠张英杰181300元错误。再审申请人于2002年开始陆续向张英杰借款56000元,2005年时,被申请人张英杰要求其支付本、息共计85000元,并商议将纪运增的饭店(宅基地)转让给张英杰来抵顶所欠借款及利息,双方于2005年5月11日签订了《饭店旧址长期转让协议》,申请人将原56000元的3张借条收回。但转让协议未履行,到2007年11月5日张英杰要求纪运增重新向其出具欠条,欠条由张英杰事先写好,由王翠双抄写,出具了欠款96300元和欠利息34000元的欠条,2007年11月30日双方签订了《偿还债务协议书》,约定了偿还96300元+34000元共计130300元。张英杰在2005年确认再审申请人欠其85000元的情况下,不可能于2007年11月5日再出借96300元,96300元是在85000元的基础上利滚利形成的。判决书认定数额错误,是重复计算。

二、原判决认定纪艳欣对96300元欠款承担连带责任错误。2007年11月30日双方签订的《偿还债务协议书》第3条载明“乙方将每年所租猪厂应得租金2000元,自2008年农历11月26日开始偿还甲方债务由纪艳欣担保”。第4条载明“乙方将每年租地款1000元,自2008年农历11月26日开始偿还甲方债务由纪艳欣担保”。纪艳欣只承诺对该两项还款方式进行担保,而一、二审判决却判令其对96300元欠款承担清偿责任是错误的。

被申请人张英杰辩称:1.确实纪运增欠张181300元,欠款来源从2000年到2007年先后借了这么多,2005年5月16日因为纪运增还不了钱,双方签订了《饭店旧址长期转让协议》,协议书认定饭店作价为85000元。但是这个协议不能履行,到了2007年11月5日,张英杰让对方打了两个条,即本金条96300元,协商利息34000元,打了个利息条。打了两个总条后,张把手中所有的条都销毁了。但是饭店旧址转让不回来,96300元也还不了。到了2007年11月30日,张又找到纪还钱,但是他还是还不了,签了一个还款协议书。记载本金96300元,利息34000元,还约定了5项,直到还清债务本为止。34000元的利息先后还了,至今旧址没有转让,其他条也撕了,因此说是重复计算不成立。2.关于纪艳欣承担责任问题,我认为是对96300元承担责任,因为她是在担保人落款处签的名字,没有注明只对前面第3、4条承担担保责任,所以对96300元协议书负担保责任。3.关于对方说欠款已经全部还清,说给了猪款14万多,没有证据支持,2007年底他已经把猪场租出去了,夫妻两个到县城开小吃部,哪里来的猪款去还。我们认为这个不是事实,为什么纪运增只认56000元还要还14万多,为什么拿85000元的旧址偿还,我方不认可申请人的说法,我方没有接受过任何交来的猪款。

本院再审查明,再审申请人纪运增、被申请人张英杰均认可纪运增已偿还34000元。纪运增称已用卖猪款偿还其所欠债务,证据不足,不予采信。对2007年11月5日96300元欠款条、34000元利条以及2007年11月30日《偿还债务协议书》,双方均予以认可。对于《饭店旧址长期转让协议》,双方均称未实际履行。

被申请人张英杰提交张月林签名按手印的书面证人证言,落款为2015年3月20日。张月林称,在2013年纪庄纪运增与张英杰欠款纠纷一案中院开庭时,纪运增让我出庭作证,说他卖猪的事情。由于当时我对年份不清楚,茫然出庭作证,当庭所说的话,完全不是实言,与事实不符。2004年、2005年他卖猪多少我也不清楚,2006年后我就不干了。2007-2008年更没捉过他的猪。再审申请人纪运增质证称,对真实性不予认可。

庭审中,法庭询问被申请人张英杰关于2000年到2007年再审申请人纪运增借款具体时间、具体金额以及有无每次原始欠款小条。张英杰回答有打条,但签了两个协议以后,就把原始的小条当面都销毁了。详细借钱的时间和每次借款数额记不清楚了。

关于2005年5月11日《饭店旧址长期转让协议》,再审申请人主张由于双方未实际履行饭店旧址转让,才出现85000元到96300元。2007年11月5号96300元欠款条,是因为2005年双方所签订的饭店转让协议没有履行,张英杰找到纪运增要求为其重新出具欠款条所出具的,并不存在纪运增又多次借张英杰款项。如果纪运增欠张英杰181300元,在2007年11月30日《偿还债务协议书》中,乙方欠甲方本金应当是181300元,而不应当是96300元。纪运增欠张英杰欠款应当是96300元,只是当时纪运增未要回《饭店旧址长期转让协议》。

本院再审认为,一、关于再审申请人纪运增与被申请人张英杰之间欠款数额的争议。

1.再审申请人纪运增欠被申请人张英杰96300元+34000元=130300元,有欠款条、利条及《偿还债务协议书》为证。

欠款条记载“纪运增欠张英杰款96300元”,有纪运增签名按手印,日期为2007年11月5日;利息条记载“纪运增欠张英杰代款利息34000元”,有纪运增签名按手印,日期为2007年11月5日。纪运增对此亦认可。双方均认可纪运增已偿还34000元,故再审申请人纪运增尚欠被申请人张英杰96300元。

2.关于2005年5月11日《饭店旧址长期转让协议》。

再审申请人纪运增主张由于双方未实际履行饭店旧址转让,才出现85000元到96300元。2007年11月5号的96300元欠款条,是因为2005年双方所签订的饭店转让协议没有履行,张英杰找到纪运增要求为其重新出具欠款条所出具的,并不存在纪运增又多次借张英杰款项。如果纪运增欠张英杰181300元,在2007年11月30日《偿还债务协议书》中载明,乙方欠甲方本金应当是181300元,而不应当是96300元。纪运增欠张英杰欠款应当是96300元。

在2005年5月11日《饭店旧址长期转让协议》中第1条约定“甲方将饭店旧址长期转让给乙方,包括旧砖、树木,转让费85000元,当场已算清”。其中并未提及其他债权债务。另2007年11月30日《偿还债务协议书》约定“乙方欠甲方本金96300元,利息34000元,共计130300元,经双方协商乙方按以下方法逐步偿还甲方债务”。其中并未提及85000元债权债务。若如被申请人所述,再审申请人纪运增从2000年到2007年共欠债务181300元,那么其在2005年协议和2007年协议至少其中之一协议里应相互印证。2005年协议不应饭店抵顶85000元后,双方就约定当场已算清。两协议间隔两年半时间,若如被申请人所述欠款总额为181300元,2007年《偿还债务协议书》不应只记载欠款共计130300元,应对85000元饭店转让费一并予以明确和重申。

再审申请人的陈述“2007年11月5号96300元欠款条,是因为2005年双方所签订的饭店转让协议没有履行,张英杰找到纪运增要求为其重新出具欠款条所出具的,并不存在申请人又多次借被申请人款项。如果纪运增欠张英杰181300元,在2007年11月30日《偿还债务协议书》,乙方欠甲方本金应当是181300元,而不应当是96300元。申请人欠被申请人欠款应当是96300元”。该陈述符合常理和正常逻辑链条。但再审申请人纪运增出于疏忽,在出具欠款条、利息条及《偿还债务协议书》时未要回《饭店旧址长期转让协议》。

庭审中询问被申请人2000年到2007年再审申请人借款具体时间、具体金额以及有无每次原始欠款小条。被申请人回答有打条,但签了两个协议以后,就把原始的小条当面都销毁了。详细借钱的时间和每次借款数额记不清楚了。

被申请人张英杰未提供原始欠款小条证明总共欠款金额为181300元,详细借款时间、每次借款数额亦未证明。故本院认定再审申请人纪运增欠被申请人张英杰96300元+34000元=130300元,纪运增已偿还34000元,故纪运增尚欠张英杰96300元。

二、关于纪艳欣承担担保责任的争议。

在2007年11月30日双方签订的《偿还债务协议书》中,第3条载明“乙方将每年所租猪厂应得租金2000元,自2008年农历11月26日开始偿还甲方债务由纪艳欣担保”。第4条载明“乙方将每年租地款1000元,自2008年农历11月26日开始偿还甲方债务由纪艳欣担保”。再审申请人纪艳欣在协议落款处签字,并不代表其承诺对整个《偿还债务协议书》的5条都担保,《偿还债务协议书》明确约定纪艳欣对第3条和第4条还款方式进行担保。由于《偿还债务协议书》未明确纪艳欣承担何种担保方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之规定,当事人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按照连带责任保证承担保证责任,故纪艳欣对《偿还债务协议书》中第3条和第4条的约定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根据《偿还债务协议书》第3条和第4条约定,每年猪厂出租租金2000元,租地款1000元,此两笔债务从2008年农历11月26日开始偿还,纪艳欣应承担连带担保责任。2008年农历11月26日,即阳历2008年12月23日,晋州市人民法院于2012年2月23日对双方借款合同纠纷立案。从开始偿还此两笔债务至债权人起诉至法院要求偿还债务期间共计38个月整。纪艳欣须对此期间债务金额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此期间债务金额为:(2000+1000)/12*38=9500元。故纪艳欣对9500元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三、由于欠条中仅有纪运增签名按印,利条、《偿还债务协议书》、《饭店旧址长期转让协议》中债务人都为纪运增,一审被告王翠双明确写明为代笔人,且被申请人张英杰无证据证明纪运增借款用于家庭生活,故王翠双非本案债务人。

综上,本案原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石民二终字第02202号民事判决;

二、撤销河北省晋州市人民法院(2012)晋州民初字第61号民事判决;

三、再审申请人纪运增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二十日内偿还被申请人张英杰欠款96300元;

四、再审申请人纪艳欣按照《偿还债务协议书》第3条和第4条的约定,对共计9500元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如果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原一审案件受理费2208元,二审案件受理费2208元,由再审申请人与被申请人各半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赵宗辉

审 判 员  李晓东

代理审判员  邢秀杰

二〇一五年五月十八日

书 记 员  赵亚坤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