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露执行复议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2015-03-12 12:47:30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执行裁定书
(2014)石执审字第00237号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执行裁定书

(2014)石执审字第00237号

申请复议人(被执行人)曹露。

委托代理人李银河,河北时音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执行人徐桂仓。

被执行人惠雄。

申请复议人曹露不服石家庄市井陉矿区人民法院(2014)矿执异字第00038-1号执行裁定,向本院申请复议,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执行法院认为,1、关于本院已查封的房屋所有权归属问题

根据我国《物权法》第九条“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第十七条“不动产权属证书是权利人享有该不动产物权的证明。不动产权属证书记载的事项,应当与不动产登记簿一致;记载不一致的,除有证据证明不动产登记簿确有错误外,以不动产登记簿为准”的规定,三套房屋的所有权登记凭证,即是曹露对上述三处房产(其中桥东区平安南大街XX号X-X-XXX号房产系其与曹兵共同共有)拥有所有权的唯一、合法的证明,且该三处房产均是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置,故应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曹露提供的离婚协议当中关于财产的处分,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该协议在曹露与惠雄之间是有约束力的,但不能对抗善意第三人(即本案申请人徐桂仓),除非曹露或惠雄一方能够证明徐桂仓知道双方在离婚时就财产处分所做的上述约定,所以其所提交的离婚协议,本院不予采纳。

2、关于彭后街房屋所有权归属的问题

庭审中曹露提出“彭后街XX号房屋系离婚后自己购买的,属婚前个人财产,不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的意见,根据本院调查的售房协议书及作价凭证可证实,该房屋早在1994年就开始居住使用了,1998年12月1日曹露在其与惠雄二人的工龄之和39年基础之上出资购买了该房屋。也就证实了该房屋在1994年(即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时候就由曹露居住使用,以夫妻二人工龄总和享受了优惠政策购买了房屋,也就证明了该房屋系夫妻共同财产,而非曹露的婚前个人财产。故对其提出的该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3、是否能对曹露采取执行措施。

在庭审中,曹露提出“市中院的判决书中并未要求我用哪些财产承担责任,应当由中院确定财产范围后再予执行”(即当庭提出的第5、6项)的意见。根据市中院判决书第7页中载明的“一审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并无不当”内容,该表述已经将此债务确认为惠雄与曹露的夫妻共同债务,既然为夫妻共同债务,就依法应由夫妻共同财产偿还,无须再由中院确定财产范围。且判决主文里已经确定曹露是承担连带责任的,故本院依法对其采取执行措施并无不妥。故对其提出的该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4、关于曹露提出的其他问题的答复。

关于曹露提出的第1项,与法无据,本院不予采纳;第2、3项,已由市中院作出的( 2014 )石执审字第00129号执行裁定书予以驳回,本院不再处理;第4项,执行过程中的评估本身不是执行程序中的强制措施,且现行法律中也无明确规定对评估必须要作出执行裁定书,故对该意见本院不予采纳;第7项,法律并无“申诉期间,停止执行”的规定,故对该意见,本院亦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执行法院认为该院对本案的执行程序合法,依据充分,措施得当。异议人的理由不能成立,由此裁定驳回异议人曹露的异议申请。

申请复议人曹露的复议理由称,1、矿区法院认定复议人名下的全部房产均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严重错误。

(1)平安南大街XX号X-X-XXX号房产,系其与曹兵共同共有,属于复议人的个人财产,与本案没有任何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遗赠或赠与合同中确定只归夫或妻一方的财产,为夫妻一方的财产。复议人提交的石家庄市桥东区公证处(93)东民证字第47号《公证书》,经过公证的《赠与合同》明确记载,复议人的父母曹三海、史景珍将“上述房产赠予三个子女”,证实了桥东区平安南大街XX号X-X-XXX与曹兵共有的房屋,属于复议人的个人财产,与惠雄和本案没有任何关系,人民法院不得执行。

再者,申请执行人徐桂仓也认为该房产不属于本案承担责任的范围,并不要求复议人以该房产承担责任。

(2)彭后街XX号房屋属于复议人婚前购买取得的,属于复议人的婚前财产,不是终审判决所确定的“夫妻共同财产”,所以也不是执行财产,人民法院不得执行。井陉矿区法院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于法无据。

复议人与惠雄于1999年2月8日登记结婚,而彭后街XX号房产系复议人婚前于1998年12月1日与产权单位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并在与惠雄结婚前交清了全部购房款,该房产虽然在婚后才领取了房产证,但发证时间并不是复议人取得所有权的时间,复议人在婚前即己交清全部房款,就取得了该房的所有权。根据法律规定,该房产属于复议人的个人财产,不属于判决书中的被执行财产范围。

井陉矿区法院(2014)矿执异字第00038-1号执行裁定书以“该房屋早在1994年就开始居住使用了”、“1998年12月1日在其与惠雄二人的工龄之和39年基础上出资购买了该房”为由,认定该房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既无事实依据,也无法律依据。

《成本价出售公有住房评估作价凭证》中“使用日期”是指该房产竣工验收可以交付使用的日期,并不是复议人曹露的实际使用日期,证据详见彭后街XX号房产平面图及工商银行中华支行2014年9月29日出具的《关于曹露同志彭后街银行宿舍房产情况的说明》可以证明,另外《成本价出售公有住房评估作价凭证》中的“成新折扣”3年,此项足以证明该套房产是在竣工3年后才由曹露使用的。事实上是复议人1997年3月才从单位分得该房产,并开始使用该房产。井陉矿区法院认定复议人曹露自1994年开始使用该房屋毫无依据。另外,复议人是否开始使用房屋也不能作为确认房屋所有权的依据,矿区法院以所谓的开始使用为由,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关于《成本价出售公有住房评估作价凭证》中“夫妇工龄合计39”年的问题。评估作价时(1998年12月1日),复议人曹露已经离婚,尚未再婚(见证据第17至18页)不存在与他人出现夫妇工龄之合的可能性。表格中“夫妇工龄合计”是如何计算的,复议人并不清楚,工商银行中华支行2014年9月29日出具的《关于曹露同志彭后街银行宿舍房产情况的说明》能够证明,作价凭证中“夫妇工龄合计”系当时经办人笔误造成的,单位分房时,曹露同志系单身,不存在“夫妻工龄合计”的问题,只能计算曹露本人的工龄。事实上复议人与惠雄1997年2月3日已协议离婚,1999年2月8日才登记结婚,彭后街XX号房产是1997年3月才由单位分给复议人使用的,并于1998年12月1日前交清了全部购房款,此时复议人系单身,矿区法院认定为“夫妇工龄合计39”系复议人与惠雄的工龄之和,毫无依据。因此复议人曹露在婚前与单位签订购房合同,并交清了全部房款,矿区法院将该房认定为复议人与惠雄的夫妻共同财产,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该房产不属于中院判决书中的被执行财产范围。

(3)九里庭院XX栋X-XXX房产是曹露婚后购买的,但离婚时已明确给了儿子惠梓恒,也不是终审判决所确定的“与惠雄离婚时取得的”,我在离婚时并没有取得该房产的所有权,所以此房产也不得执行。

石家庄市中级法院的判决书要求复议人承担的财产必须是“离婚时取得的”,不属于离婚时取得的,则不属于承担责任的财产范围。复议人在与惠雄的《离婚协议》中已经明确将九里庭院XX栋X-XXX赠与给儿子惠梓恒,复议人在离婚时并未取得该房产,故此该房产不属于被执行财产范围。

另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七条规定“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资为子女购买的不动产,产权登记在出资人子女名下的,可按婚姻法第十八条第(三)项的规定,视为对自己子女一方的赠与,该不动产应认定为夫妻一方的个人财产”。九里庭院XX栋X-XXX房系复议人父母出资购买(见证据第38至39页),登记在复议人名下,并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复议人提供的《离婚协议书》、《经济适用房买卖合同》、《银行账户明细》等均证实复议人父母出资购买的事实。

2、矿区法院实际仍在执行矿区法院已经被撤销的判决书。

3、矿区法院执行裁定书断章取义、歪曲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执行裁定书改变了中级法院的裁判结果。

4、本案被执行财产范围应由中级人民法院确定,矿区法院无权确定。

5、矿区法院评估复议人名下房产的行为,严重违法。

综上所述,申请复议人的复议请求为:请求中级人民法院全面审查并撤销矿区法院的执行行为,撤销矿区法院错误的(2014)矿执异字第00038-l号的执行裁定书,并解除对上述房产的查封,不得对上述房产进行评估拍卖。

申请复议人曹露向本院提交的证据有:

1、1993年2月20日石家庄市桥东区公证处(93)东民证字第47号《公证书》;

2、曹兵名下桥东区平安南大街XX号X-X-XXX号房产《房屋所有权证存根》(石房第字2411582号),该证记载该房产所有权人为曹兵,共有人为曹露,房屋间数为2.5间,其中曹兵1.5间,曹露1间。领证日期为1993年8月16日,后于2007年6月办理变更登记,换发新证。

3、2007年7月4日,石家庄市房产管理局颁发的曹兵名下桥东区平安南大街XX号X-X-XXX号房产《房屋所有权证》(石房权证东字第××号),该证记载房屋所有权人为曹兵;

4、2007年7月4日,石家庄市房产管理局颁发的石房东共字第XXXXXXXXX号《房屋共有权证》,该证记载该房产房屋共有权人为曹露;

以上证据用以证明复议人名下桥东区平安南大街XX号X-X-XXX号房产系曹露父亲曹三海赠与三个子女曹露、曹兵、曹红雨所得,应属于复议人的个人财产,与本案无关,不属于执行财产。

5、石家庄市长安区民政局证明,用以证明曹露与惠雄的婚姻状况,二人于1988年8月6日登记结婚,1997年2月3日协议离婚,1999年2月8日再次登记结婚,2012年5月25日再次协议离婚。

6、复议人曹露名下桥东区彭后街XX号X-X-XXX号《房屋所有权证》(石房权证东字第××号);

7、《石家庄市标准价改按成本价售房协议书》,用以证明1998年12月1日前复议人曹露已付清彭后街XX号X-X-XXX号房产的全部购房款,取得了该房产的所有权;

8、复议人曹露所在单位工商银行中华支行的证明,用以证明复议人于1998年12月1日前已付清彭后街XX号X-X-XXX号房产的全部购房款;

以上证据用以证明复议人曹露与惠雄1997年2月3日协议离婚,1999年2月8日再次登记结婚,而复议人名下彭后街XX号X-X-XXX号房产系复议人再婚前购买的单位的公转私房产,并在再婚前已经交清了全部购房款,该房产应属于复议人的婚前个人财产,不是与惠雄的夫妻共同财产,不属于本案执行财产。

9、复议人曹露名下裕华区九里庭院XX-X-XXX号房产(石房权证裕字第××号);

10、复议人曹露与惠雄的离婚协议书,用以证明该房产已赠与儿子惠梓恒所有;

11、九里庭院XX-X-XXX号房产《经济适用房买卖合同》;

12、石家庄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借款合同,用以证明该房产系公积金贷款购买;

13、付款凭证、首付款来源,用以证明首付款由复议人父母出资;

14、贷款还款账户明细,用以证明每月还款由曹露支付;

15、提前还款证明,用以证明提前归还的贷款是从曹露账户支付;

16、离婚后还款明细,用以证明复议人离婚后一直由其偿还贷款。

以上证明用以证明复议人曹露名下九里庭院XX-X-XXX号房产贷款首付款由其父母出资,每月还款由复议人支付,且在复议人离婚时将该房产赠与儿子惠梓恒,其并未在离婚时取得该房产,不属于本案终审判决确定的“与惠雄离婚时所取得的与惠雄共同财产范围内”财产,不属于执行财产。

17、彭后街38号房产平面图,用以证明该房产建于1994年;

18、工商银行中华支行2014年9月29日出具的《关于曹露同志彭后街银行宿舍房产情况的说明》,该证明材料内容如下:

我单位桥东区彭后街XX号X号楼房宿舍,原为石家庄市银宏房地产公司产权。1997年初我行将该栋楼房产权买断做为职工福利分房,1997年3月我行将该栋楼房福利分给符合条件的职工使用。原我单位职工曹露(曾用名曹露露)符合此次福利分房条件,于1997年3月底分到该栋楼房X单元XXX室。《石家庄市成本价出售公有住房评估作价凭证》中“使用日期1994”系该栋楼房的竣工交付时间,并非曹露同志该房使用时间。《石家庄市成本价出售公有住房评估作价凭证》中“夫妻工龄合计39”系当时经办人笔误造成。我单位分房时,曹露同志系单身,不存在“夫妻工龄合计”问题,只能计算曹露同志本人工龄。特此证明。

申请复议人曹露向本院提交的证据共计上述18项。

本院经过公开听证,能够认定以下事实:徐桂仓与惠雄、曹露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本院于2013年9月20日作出(2013)石民二终字第0156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内容为: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惠雄偿还徐桂仓人民币200万元并支付自2012年6月29日起以200万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借款基准利率计算至判决书规定的给付之日止的利息。曹露对上述债务在其与惠雄离婚时所取得的与惠雄共同财产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案件审理过程中,原告徐桂仓于2012年7月24日向井陉矿区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并提供了担保,井陉矿区人民法院于同日作出(2012)矿民一初字第00363-1号民事裁定书,将惠雄、曹露二被告九里庭院XX-X-XXX、彭后街XX号X-X-XXX、平安南大街XX号X-X-XXX号房产予以查封。判决书生效后,因被执行人惠雄、曹露未能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井陉矿区人民法院(执行法院)于2014年1月23日向被执行人曹露发出(2014)矿执字第00038号《执行通知书》、《预曝光通知书》、《报告财产令》。2014年7月23日,因原保全查封即将到期,执行法院作出(2014)矿执字第00038-4号执行裁定书,续查封曹露名下位于石家庄市裕华区谈固东街148号九里庭院XX-X-XXX(石房权证裕字第××号)、桥东区彭后街XX号X-X-XXX(石房权证东字第××号)、桥东区平安南大街XX号X-X-XXX号(石房权证东字第××号)房产,并启动对其查封的曹露名下上述房产的评估程序。2014年5月20日,井陉矿区人民法院向河北兴诚房地产评估咨询有限公司发出(2014)矿执字第00038号《价格评估委托书》,请该公司对上述裕华区谈固东街148号九里庭院XX-X-XXX和桥东区彭后街XX号X-X-XXX两处房产进行价格评估。2014年9月22日,河北兴诚房地产评估咨询有限公司分别就上述两处房产作出冀兴房估(2014)第053号和054号《房地产估价报告》。

另查明,申请复议人惠雄与曹露于1988年8月6日登记结婚,1997年2月3日协议离婚; 1999年2月8日再次登记结婚,2012年5月25日再次协议离婚。申请复议人曹露名下现有三处房产,分别为:位于石家庄市裕华区谈固东街148号九里庭院XX-X-XXX(石房权证裕字第××号)、桥东区彭后街XX号X-4-XXX(石房权证东字第××号)、桥东区平安南大街XX号X-3-XXX号(石房权证东字第××号)。其中桥东区平安南大街XX号X-X-XXX号房产(石房权证东字第××号)为其与曹兵共有。1993年2月20日石家庄市桥东区公证处作出(93)东民证字第47号《公证书》,对曹三海、史景珍夫妇将其名下平安南大街XX号X-X-XXX号房产赠与三个子女曹露、曹兵、曹红雨的《赠与合同》进行公证。依据该《赠与合同》办理产权过户登记后,领证日期为1993年8月16日,后于2007年6月办理变更登记,换发新证。2007年7月4日,石家庄市房产管理局为该房产颁发了石房权证东字第××号《房屋所有权证》,该证登记该房屋所有权人为曹兵,同时颁发石房东共字第XXXXXXXXX号《房屋共有权证》,该证登记该房屋共有权人为曹露。石家庄市桥东区彭后街XX号X-X-XXX房产原系曹露单位工商银行中华支行的公房,后作为福利分房分给了曹露使用。1997年实行“公转私”以成本价出售给曹露,石家庄市房屋登记交易中心出具的《石家庄市成本价出售公有住房评估作价凭证》显示,彭后街XX号X-X-XXX号房产使用日期一栏中标注为“1994”,夫妇工龄合计一栏中标注为“39”,付款日期为“1998年12月1日”,曹露最终以30425元的价格付清房款,有曹露本人的签字和手印。1999年6月20日,石家庄市房产管理局为该房产颁发了石房权证东字第××号《房屋所有权证》,所有权人为曹露。2005年12月30日曹露与石家庄市嘉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经济适用住房买卖合同》,购买石家庄市裕华区谈固东街148号九里庭院XXX-X-XXX房产。2006年9月,曹露就该房产在石家庄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办理了抵押贷款,贷款额为人民币15万元。2007年9月25日,石家庄市房产管理局为该房产颁发了石房权证裕字第××号《房屋所有权证》,所有权人为曹露。

本院认为,人民法院执行程序中的异议审查和复议审查,是由于案件当事人、利害关系人认为人民法院的执行行为违反法律规定,而引起的法定救济程序。其作用就是防止执行权的滥用、保障执行权行使过程和结果的合法与公正,因此执行异议审查针对的是执行程序违法,是一项程序性的救济制度,属于形式和程序上的审查,无权就当事人的实体权利义务关系作出裁判。如果以裁定的方式解决当事人的实体权利纠纷,即以执行程序代行审判程序之职权,从而剥夺了当事人的诉权、上诉权、申请再审权及与其相关的权利,属于“以执代审”。

本案中,生效判决的内容为“被告惠雄偿还徐桂仓人民币200万元及利息,……曹露对上述债务在其与惠雄离婚时所取得的与惠雄共同财产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根据该判决可以看出,确定曹露名下财产是否为本案执行财产,需同时满足两个条件:一是“与惠雄离婚时所取得的”,二是“与惠雄的共同财产”,只有同时具备上述两个条件的曹露名下财产,才是本案可执行的财产。而对于曹露名下财产中哪些符合上述条件,生效判决并未予以明确和认定。被执行人曹露提起执行异议和复议的主要理由是认为其名下的三处房产均不属于“在其与惠雄离婚时所取得的与惠雄共同财产范围内”的财产,复议人曹露向执行法院和本院提交了大量(共计18项)证据,用以证明其名下的三处房产属于其个人财产,不属于本案的执行财产范围。对于曹露的上述主张,本院认为,确定曹露名下房产是其个人财产还是其与惠雄的共同财产,是对当事人的实体权利的认定,应当通过审判机构的实体审理来解决,即通过诉讼程序予以解决。而在执行程序中无权来认定曹露名下的三处房产中哪些属于其个人财产,哪些属于其与惠雄的共同财产,也无法在执行程序中确定曹露名下的三处房产是否属于本案的执行财产范围。认定曹露名下房产是否为符合本案生效判决确定条件的执行财产,须通过诉讼程序予以解决。因此,执行法院在其异议裁定中作出曹露名下的房产属于其与惠雄的共同财产,系本案执行财产范围的认定,违反了法定程序。由此,应当撤销井陉矿区人民法院(2014)矿执异字第00038-1号执行裁定书,发还执行法院重新审查。案件发还后,执行法院应当中止案件的异议审查程序,并暂缓对曹露名下三处房产的执行。因本案生效判决并未就曹露名下财产中哪些属于“其与惠雄离婚时所取得的与惠雄的共同财产”作出认定,应待当事人另行通过诉讼程序确定了曹露名下三处房产是否属于本案生效判决确定的执行财产后,再恢复对曹露名下三处房产的执行和案件的异议审查程序。综上所述,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一、撤销石家庄市井陉矿区人民法院(2014)矿执异字第00038-1号执行裁定书;

二、发回石家庄市井陉矿区人民法院重新审查。

审判长     高福兴

审判员     侯丽萍

审判员     任 磊

二〇一五年一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陈 爽



公 告

  一、本裁判文书库公布的裁判文书由本法院录入和审核,并依据法律与审判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若有关当事人对相关信息内容有异议的,可向公布法院书面申请更正或者下镜。
  二、本裁判文书库提供的信息仅供查询人参考,内容以正式文本为准。非法使用裁判文书库信息给他人造成损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担法律责任。
  三、本裁判文书库信息查询免费,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本裁判文书库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经许可,任何商业性网站不得建立与裁判文书库及其内容的链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书库的镜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镜像),不得拷贝或传播本裁判文书库信息。
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