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队伍建设 -> 法官风采

石家庄法院文化之星范吉英

发布时间:2014-08-13 07:43:52


石家庄法院文化之星范吉英

(篆刻、摄影、小小说)

范吉英,男,自号拾闲人,1956年12月出生,本科学历,河北省行唐县人, 1974年末开始军旅生涯至中校军衔,1995年9月转业到行唐县人民法院工作,曾任政工科长、政治处主任,四级高级法官,行唐县书画协会理事、石家庄法苑摄影书画协会会员、石家庄市书画协会、河北省法院书画协会会员。

此人爱好广泛,喜好篆刻、摄影、写作,近年来,每年均有数十篇作品发表于各类新闻媒体。篆刻类:《公生明,廉生威》、《公正高效》、《金鸡报晓》等代表作曾在《人民法院报》、《河北日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所创作作品参加各类展览赛事,曾多次获奖,2009为著名书法大师吴家贵的“龙腾盛世”书法巨书刻制“龙印”60方,此巨书在西柏坡启动出发,到中南海、亚欧17个国家和地区巡展,受到书画界专家、名士赞捧;摄影类:多次在网络、报刊上发表,2012年《与晨光共舞》在全省法院迎十八大书画摄影展中,荣获摄影类三等奖,2014年《庭前调解》在市中院迎七一书画摄影展中荣获三等奖;散文类:《我院有个“咯叨哥”》、《忙不好,瞎忙。》、《元宵节的遐想》等代表作曾在《河北日报》、《河北法制报》、等报刊、网络媒体上发表;诗歌类:描写基层法官的《那一天》、《有一天》、《献给女法官们》深受读者爱戴,《忆秦娥 贺嫦娥三号登月成功》、《咏雪二则》先后的中国法院网刊载。

范吉英作品

篆刻作品

摄影作品

《与晨光共舞》2012年全省法院迎十八大书画摄影展中,荣获摄影类三等奖

《庭前调解》在2014年市中院迎七一书画摄影展中或三等奖

羞色 《石家庄政法》2014年4期

小小说

我院有个“咯叨哥”

记一名基层法官的故事

此文献给默默奉献在一线的老法官们……

“咯叨”,算是行唐一带的方言吧,其意多是两人或多人谈谈话、唠唠嗑、协商、商量事情。比如说:兄弟俩协商照顾老人的事情,大哥说:“二弟过来,把咱娘的事咯叨咯叨”,也就是把赡养老人的事在一起说一说,议一议。但是,它也有贬意,当有人说出你不中听话语时,你会说他或训斥他“别瞎咯叨啦!”。

“咯叨哥”的真名叫孔根明,是我们法院的老同志,中共党员,一级法官,上世纪七十年代参军入伍,八十年代初回乡到县法院工作, 2003年到现在一直负责我们法院信访办公室工作。该同志当过工人当过兵,到法院后当过书记员、审判员、副庭长、信访办主任,此人学历不高,但他为人正直、坚持原则,办事缜密、对工作有较强责任心和使命感,有丰富的社会知识和办事经验,有群众工作基础和协调能力。在业务庭办案期间,人们就发现,他调解案子或做当事人工作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别着急,咱们先咯叨咯叨”,是啊,经他这么一番 “咯叨”,很多案子也就调解了,他所经手的案件很少有判决的,就是判了的也没几个上诉的。就他这一着,同志们都挺佩服,再加上他平时诙谐,爱开个玩笑,人们也就送给他“老咯叨”的爱称,他的大号真名人们似乎忘记,年轻的同志大都称呼他为“咯叨哥”。

说起“咯叨哥”,他还真有两下子,自达从业务庭被抽调到信访办,任信访办公室主任并负责案件督查室工作,专司群众来信来访和案件督查、督办工作。此时,他的“咯叨功夫”真算找到了用武之地,“咯叨”的作用发挥的淋漓尽致,据说他的咯叨水平能把一个嚎啕大哭的来访者咯叨的嘎然止声,能把缠诉缠访赖着不走者咯叨的让他迅速离开法院。有位缠诉缠访者,从2002年起因与他人合伙买卖发生纠纷,法院一审判决后,一方当事人不服上诉,几经重审、再审、再二审,经了三级法院。期间他四处上访告状,多次赴省进京,人本来年岁不太大,他却蓄胡长发、自扮老弱病残样,手中常持一根拐杖,只要走进法院,就开始装腔作势,腿脚也不好使了,行动不便了,声音也嘶哑了,拐杖也发挥作用了,给人一种可怜兮兮样子,整个楼道、每个办公室他都要串个遍。但他,就是不去“咯叨哥”办公室,甚至路过此处也得绕着走,只因几经交锋,都让“咯叨哥”把他给“咯叨”住了,于情于理他都不敢见“咯叨哥”,只要“咯叨哥”在单位或与他打招呼,他就说:“不和你说,这事与你无关”。边说边匆匆离去。还有一位,非要见院长不可,正值院长出去开会不在,谁也劝不走,并且越劝她的气越大,最后竟哭闹起来。这时,“咯叨哥”过来劝说道:“来来,咱们先咯叨咯叨”,连劝带哄把她让到自己的办公室,先让她坐下来,再为她倒杯水,边与她咯叨起来,不大功夫人们见她走出“咯叨哥”的办公室,并且,连连与“咯叨哥”打着招呼:“你忙吧,我走了,再见”。面带悦色离开了法院。人们凑趣的问老孔:“你怎么咯叨了咯叨,把人家忽悠走了”。老孔却用那浓浓的行唐方言而诙谐地说“不对你们晓”。有关咯叨哥的故事,那多的去了,法院上下,人人皆知,大家只要提及“咯叨哥”,谁都能讲出一两个故事,准让你笑出眼泪。

“咯叨哥”干起工作来,他的奈性和韧劲,领导和同事们无不佩服。接过访的同志们都有体会,凡是缠诉缠访的当事人,多是文化水平底,认死理,钻牛角,固持己见,接访者一般的“说功”不会让来访者轻易罢休。而我们的“咯叨哥”, 总是认真而热情的对待每一位当事人,每一个信访案件,不论是有理访,还是无理访,不论是领导交办的,还是上级转来或接访中受理的,凡上了他的登记本的案件,他总是在最短的时间内与承办部门交换意见,也总是一管到底,直到把案件了结、当事人息访。他的方法就是先耐心地听他们把话说完,让其尽情倾诉,最后抓其要害,再做妥善处理,让对方无言可对,心悦口服。有的来访者却有冤屈,他主持正义、铁面无私、从不护短,一查到底,他曾经“特邀”办案人员重新勘验现场,他曾多次建议“问题案件”再次开庭审理,他曾为当事人找回五十年代的案件卷宗。有的当事人提出的过分要求,在法律上无法立足,他不厌其烦地做工作,讲法析理,一咯叨就是两、三个小时;有的来访当事人言辞激烈,不见院领导不罢休,见了院领导,达不到满意还是不罢休,他先劝其到他的办公室,“来来,咱们先咯叨咯叨”。这句话也真灵,很多来访者会顺从地跟他去,他就耐心细致的与当事人谈心、唠嗑、拉家常,然后书归正传话击正题,交换看法,一次不行再来一次,最终使他们怨气全消……。就这样,他几乎每天都生活在接待、记录、解释、催办、上传下达、迎送来访者——这样一个简单而又琐烦的模式中,但他却没有丝毫抱怨。领导的信任与支持,同事的理解与配合,当事人的感激之言是他最大的安慰。每次接待结束后,大家看到他那疲惫的表情,都会送上一句“又给他们咯叨了咯叨昂”,大家一应一答,相互一乐,一切烟消云散,他的神态又回到“待发”状态之中。

我们的“咯叨哥”可不是只有“咯叨”功,他对待来访者的满腔热情也让人敬佩。他在与当事人“咯叨”的同时,带着对工作高度负责精神做工作,带着对当事人如同对同志、对人民、对亲人一样的感情做工作。他曾经多次自己掏腰包给当事人路费和饭钱,他曾经为当事人买药治病,他曾经为当事人送米送面送冬天取暖的煤。为此,他的“咯叨功”屡见奇效,多少个缠诉缠访案件经他的手顺利化解。特别是08年奥运安保和09国庆安保工作期间,信访稳控工作是当时工作的重中之重,“咯叨哥”作为信访办公室负责人深感责任重大,不敢有丝毫懈怠,带领工作人员全力奋战,加班加点,此时在他们身上真正体现了什么叫“废寝忘食”的含义,他们坚持“法律与情理相结合,法律程序与民间调解相结合、法院与有关乡镇部门相结合、上下级之间相结合、公正执法与司法救助相结合”的工作原则,进村入户,与信访人面对面的沟通思想,化解矛盾。以诚实、诚恳的工作态度为信访诉求人解难、解忧,对信访人的合理诉求向上级领导及时汇报并想尽一切办法积极办理。采取各种措施,穷尽一切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化解矛盾、平息事端。凭着他对工作对事业高度负责的精神,尽职尽责,无怨无悔、默默奉献。他常常遭到当事人的误解和领导批评,他不妥协、不气馁、不抛弃、不放弃,一以贯之、始终如一的埋头苦干。通过他和同志们的不懈努力,成功解决了多起信访案件,按时保质保量的完成了上级交办的信访工作任务。并且以办案效率高、社会效果好、结案及时,受到了县、市委政法委、上级法院的一致好评,县委专门转发了县法院信访工作的经验和做法。那两年,我们行唐县法院的信访工作由无序转入了有序,由落后转入了先进,受到了市委市政府的表彰,我们的“咯叨哥”也荣立个人三等功,并受到市委政法委、市法院通报表彰。

这不,前几天,全市法院系统召开2010年度信访稳定工作会议,他又为本法院抱回个“信访工作先进单位”的大奖牌,顺便憨笑而腼腆地拿出他那个“信访工作先进个人”证书让我们看了看,自嘲道:“这里还有你咯叨哥一个哩”。现场气氛马上活跃起来,称赞声、玩笑声、咯叨声立刻响成一片。

怎么样,我们“咯叨哥”的大名当之无愧吧!

(河北法院网2011-05-10 16:19:25)

(石家庄市政法网2011-5-12)

(《行唐县优化办工作简报 第83期》2011年6月26日)

(《河北法制报》2011年9月2日第四版)

“人在囧途”明

忙不好,瞎忙。

连续在外培训两周半,一贯勤快的我星期六在家更得表现表现。一家人吃完早饭,我忙着去刷碗,边刷碗边思索着一天的安排:得先让人修修电脑,这阵子不在家,不知孩子们怎么鼓捣的,电脑有点乱套,现代的社会没有电脑几乎不能干活;电脑修好后得抓紧时间准备政法培训班上所留的调研报告的“作业”;这阵子不在家,单位那摊子事,本处的活儿几乎是本人单挑,早晚也是自己的,晚干不如早干;还有文印部几次来电,让对准备出版的小册子校校版。

一边刷碗,一边胡思乱想,端烧菜锅时突然咣当一声,锅把折了,把在手中,锅掉进水池,吓人一跳,庆幸锅中无饭菜。惹得老伴和女儿在一旁借题发挥:“得!从来不干活,干点活还要点回扣,这下买新的吧。”“没事,一会儿我就修好。”

妻子上班去了,大女儿带着二女儿上补习班了。只剩下我一人在家,大话说出去了,先修锅,其他事先往后撂撂吧。

拿起锅把、锅体,仔细端量,查其原因,原来是锅把与锅体连接处因长期火燎锅把头部老化所致。开动脑筋,认真琢磨,眼前豁然开朗:去掉把头的老化处,再重新开个槽、打个眼、上个螺丝不就得了。主意一定,马上动手,仗着家中工具齐全,钳子、改锥、钢锯、钢锉摆了一地,开始干活。

这时集邻居、同事、哥们儿于一身的老张来了。“老范,忙什么呢?” “忙不好,瞎忙。”一边搭话一边说明事由。老张看过现场后说:“这锅质量还不错,应该修修。”说话间也蹲下来在一旁“观战”。

锅把锉了好一会,没见效果,一看是那锉太旧了。

老张说:“什么破锉,都没牙了,快去修车子的老杨哪儿借把锉。”我连忙去大街上找到老杨,借了把木锉,回家接着锉,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效果。两人无奈地端详着那锅把,这才发现,这是胶木的,十分坚硬,手工得费老劲了。

“得,干脆找个角磨机吧。”“好主意,马上去找。”

仗着县城不大,骑车赶了三四里找到卖电动工具的哥们儿,说明来意,这家伙竟婉转而殷勤地说:“我那把用过的别人借走了,这里还有没开盒的。”好小子,分明是让我买他一个。好吧,谁让咱着急用呢。“多少钱一把?” “别人要另说,你要就给个成本价吧,一百三,包你用得住。”咬牙跺脚,交钱取货走人。万没想到,因为走得急,身上分文没带。那哥们儿看出我的囧相,忙说:“没关系,先拿去使吧。”我也不客气只说了声“谢谢啦!友情后补。”急忙提货回家,一试还真好使,转眼打磨已毕,心满意足。俩人相视一笑:“值!没白花钱,还是自动化好。”

下一步,打眼儿。

电钻,咱家里也有,不用发愁。得找个合适的钻头。开始翻箱倒柜,终于找了个合适的,一试,只是吱吱作响就是钻不进去,不一会儿,好嘛,钻头都红了。两人相视一乐:“怎么办?还去找吧。”

骑车刚出门口不远,车子后胎没气了,真是火上浇油,乱上添乱,到老杨修车摊上打好气,又奔骑三四里,先还人家角磨机钱,又花一块钱买回一个钻头。

这回进展顺利,一面的眼瞬间打好,该打另一面了,另一面刚开始,只听电钻声响不对,忙停下来,仔细一看。嗨!电钻的风扇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不行,得立即排除,否则,电钻要毁。哥俩又忙找改锥,将电钻的螺丝一个个拧下,电钻解体,异物清除,原样安装,其中一个电刷横竖安不进去,几番折腾,轮流上阵,不见成效。

“怎么办?”“还去找人修呗。”好吧,再出去一趟。又是三四里,找到一位精通电器修理的,人家一看,摸索了两下:“好了,拿去使吧。”人家分文没要,咱只是一个劲儿说“谢谢,谢谢。”顺手给人家点了一根烟,人家也连说“谢谢,谢谢。”

匆匆回家,接着干活,一对相通的眼儿总算顺利打好。“上螺丝。”“对,上螺丝。”望着几经周折的即将成功之作,两人的脸上略显光彩。

螺丝上了半截,进展不顺畅,可能是两个眼儿不太冲。老张说:“用锤子敲敲。”一下、两下,三还没下,嘎巴一声,锅把从新开的槽处折为两截,彻底不可利用了。

得!前功尽弃。一切努力瞬间成为徒劳。四目对视许久,同时咯咯笑起:“笨蛋,一对笨蛋。”

此时,老张的手机响起,是他妻子喊他吃饭,我们这才意识到,已经十二点多了,瞎忙了整整一上午。他才要张罗回家,我老伴拎着一大包菜和一个新锅回来了,进门就说:“今儿正好碰上个搞活动的,这锅才九块九。”

好!才九块九。我们花了一百多,忙活了一上午,流了几身臭汗,什么也没弄成!

“老张,别走了,锅有了,又有菜,喝两盅吧。”“对,是该喝两盅,庆贺庆贺。”两人又是默契地一笑。

有人要问了,后来呢?后来找人给焊了不锈钢的把,人家又是很客气地分文不取,我就顺势将那多半盒烟留给了人家,锅拿回去继续使用,因为我那锅也是不锈钢的,质量好着哩。

这正是:忙,忙不好瞎忙,忙上忙;

乐,乐没事找乐,乐中乐。

今(儿)个遭遇囧途事,

忙中之余找把乐。

(文/范吉英)来源:长城网 时间:2010-07-28 08:19:00

石家庄市政法综治网2010-08-03 11:05:07

《河北法制报》2010.8.9四版

元宵节的遐想

作者:行唐县法院 范吉英

发布时间:2013-02-27 08:50:41

每年一度的元宵节到了,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不断增强,室外的炮声稀稀拉拉,明显少于往年。就连一向爱吃香甜可口元宵的孩子们,今年也不比往年积极了,做早饭时,当我问她们吃什么时,都说吃饺子吧。嘿嘿!元宵节不吃元宵,改吃饺子了。大概是吃腻了。谁也没搭理咱,那就吃饺子吧。

我和老伴一边包着饺子,一边谈论起吃元宵的往事。我问她:你最早什么时候吃过元宵?她说:七八岁上吃过一次,那是爸爸出差时给爷爷买的,我只是尝了两个,当时感到好吃极了,知道那个叫元宵。我边回忆边讲:你不错,小时候还吃过。我是当兵之前只知道正月十五是春节的结束,十五十六,骡马歇够正月十五以后该上班开学了。入伍后才知道叫什么元宵节,这一天要吃元宵,后来又兴起的卖汤圆、卖汤圆……’那首歌,元宵与汤圆是同一词,代表着幸福和团圆。再后来,就每年过元宵节,也随潮流兴起吃元宵

出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人们,父辈们都是从旧社会走过来的,本来就不富足的家底,再赶上六零年全国范围的大饥荒,温饱这个大问题,一直困扰我国的广大农村、广大农民,当时,我家如同千千万万个普通农民家庭一样,都是缺吃少穿,一家七口人,全凭母亲和奶奶的精打细算过日子,粮食少,就多加些菜叶,干粮不够就多熬点稀粥,早晚都是稀的,只有中午才蒸些混合面饼子。粮无好粮,主粮是红薯面,其次是玉米面,多少有点小米,那米皮----糠也舍不得喂猪,得代替粮食一起搀和到饼子面中,多蒸上几个饼子,用来充饥。菜也无好菜,只不过是白菜、根大、西葫芦、萝卜、萝卜叶、红薯叶和一些野菜,甚至是树叶。就这,足够也行啊,但也是少的可怜。因为穷人太多,地里的野菜,树上的新叶还未长成型,就被人采光了。我曾经见过,两个人为争上一棵榆树采树叶充饥而打的头破血流,挨了打的似乎占了理,头上还流着血,愣是吃力的爬上了树,一边采摘着树叶,一边骄傲的骂大街。打人的虽然打架得手,但没能采上树叶,很懊悔望着树上的,骂骂咧咧再去艰难地寻找另一目标。当时,有城里人说村里人吃待食品,很多年后,我才真正理解待食品的含义。

很多年以后,每逢到饭店吃饭有人点烧西葫时,只要我能做主,就极力反对,因为,只是加点盐的白水煮西葫芦,伴随着自己整个青少年时代。一提起西葫,那种甜不甜、面不面,水性淡气的滋味就勾起我那童年苦涩的回忆。

孩子们曾问我们,那时没有白面嘛?

有。

那个年代,一是产量低,一亩地小麦产上200来斤、玉米产不过300斤,就算是好年景啦,二是分的少,粮食产量低,总量少,生产队首先考虑交足公粮,剩下的,夏季小麦、秋季玉米、红薯干(三斤红薯晒一斤红薯干)部分杂粮,一切都加上,总量平均每年每人超不过350斤。每家所分得的百八十斤小麦,得省着吃、细着吃。只有在过年过节走亲戚、来客人时,才蒸白面馍馍(馒头)、吃碗白面条。正月里走亲访友,所带礼物就是一篮子白面馒头,每个馒头在出锅前,娘都要用筷子上还点上个红点,或用五个竹签绑在一起,点个梅花。多数亲戚家一个都不留,临走时,相互谦让一番后又拿了回来,第二天,再提上它们,走另一个亲戚。有的亲戚家更贫穷些,家中没有馒头或馒头少无可招待,就将客人拿来的馒头再蒸一蒸,让给客人吃。待客人吃完走后,所剩的部分,再添加些混合面馒头、豆渣饼子,自家人再去分享。哪像现代的人们,天天大米白面还不知足,都吃腻了,改吃粗粮野菜了。殊不知,偶尔吃上一两次尝个鲜还行,如果让你天天吃,不过一个月,你不像《甲方乙方》中的老板变乞丐连耗子肉都吃的尤老板才怪哩!

八十年代以后,逐渐实行联产承包、包产到户,土地相继分到各家各户,人心舒展了,粮食产量逐年增加了,人们也逐渐富裕了。主食已经富足,辅食也在逐渐改善,日子好起来的人们,不免有些怀旧。一次探家,想起小时候吃红薯叶拌根大,可好吃哩,我一出口,娘忙到菜地里捡哪嫩的干净的采回来,拌了个凉菜,尽管香油、醋等作料放的不少,但我只吃两口,就放下筷子了。怎么不吃了?娘问。没有以前那个味道了。”“现在谁还吃这个。几十年过去了,再看看现今社会,再看看超市商场,看看百姓的碗里,看看人们的脸上,处处无不显示着幸福的指数

在那个年代,尽管我们整天喊:我国地大物博,但也人口众多啊,各种物资限量供给,购买各种物资都要!正常主食品都买不到,买不起,谁有闲心闲钱去给你买那又难买、又不解饥饱的元宵吃呢?!饥饱问题都没解决,还谈什么奢侈消费。就像有人问一个乞讨者,你幸福吗?他怎样回答,可想而知。为此,元宵、汤圆,也只是在书本里见过,在脑海中有点印象。

汤圆尽管好吃,但现在,哪里都能买到,哪时都能买到,并且这个馅那个馅种类繁多,随吃随买,想吃哪个买哪个,吃的多了,也就不稀罕了。今天,孩子们不想吃元宵了,很正常,正应那句话:饥时水如蜜,饱时蜜不甜。难怪现在的人们都不知道吃什么了,吃肉嫌太腻了,吃糖嫌太甜了,脂肪太多了,富贵病三高来了,体质下降了,勤俭节约的传统提的少了。反而,舌尖上的浪费多么触目惊心,令人心痛啊!

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不懈努力,我们国家的温饱问题基本得以解决,党的十八大又提出了到2020年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成由节俭败由奢实干兴邦,空谈误国。近来,党中央提出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其中之一:提倡节约,反对浪费。这就是中央高瞻远瞩、深谋远虑的英明决策。还需要全社会的不懈努力,还要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勤俭节约,反对浪费的光荣传统,迅速掀起餐桌上的光盘行动,人人从我做起,从一点一滴做起,要注意生态环境,注意节约各种能源。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要有危机感,要有紧迫感,要有历史责任感,为了让更多的人幸福团圆,为了祖国祥和、富足、更加美好的明天,人人都要做出应有的贡献。

诗  歌

忆秦娥 贺嫦娥三号登月成功

作者:左留章、范吉英发布时间:2013-12-17 9:21:17

贺嫦娥,怀抱玉兔登明月。登明月,两仙协作,异界求索。

中国之梦结硕果,神州儿女齐欢乐。齐欢乐,华夏崛起,谁敢欺我!

忆秦娥 和左留章

(范吉英)

嫦娥颂,神州共圆中国梦。中国梦,美丽传说,如今认证。

嫦娥落月兔健行,华夏儿女齐欢庆。 齐欢庆,民族崛起,日渐强盛。

作者单位:河北省行唐县人民法院

咏雪二则

作者:行唐 范吉英

2014年2月5日写在2013入冬以来第一场雪

西江月

久违了--雪花

清晨甜睡朦朦,

忽闻嬉闹惊醒,

撩起窗帘向外望,

雪花嬉戏孩童。

急不可耐出门,

展臂仰望天空,

久别重逢似友朋,

姗姗来到怀中。

七律 盼雪

秋末冬尽天发昏,

滴雨未见急死人。

天干地燥多雾霾,

众想民盼降甘霖。

几点雪飘几点玉,

半含冬景半含春。

天公不负吾所望,

一切尘埃皆扫尽。

散步畅想

作者:行唐法院 范吉英

天,

渐阴,

近黄昏。

夕阳余晖,

漫步在街头,

运动消食散心。

街景闹市不肖顾,

直视前方脚步加紧,

未觉时长略感有汗浸。

无意回眸一瞥走过的路,

虽有折转但无大碍无奇闻,

只不过一路脚踏实地步伐稳。

没有什么遗憾更没有什么怨恨,

莫求大起与大落平平淡淡才是真。

始终操守平静心平等心平常心,

世间万物都会和谐友善诚信。

把一切统统甩在你的身后,

步伐更加轻盈全无烦闷。

大路朝天各自走一边,

目视前方脚步更紧。

人车川流由他去,

随遇知足本份。

不必总回首,

我行我路,

唯己任。

向前,

奔!

责任编辑:王吉庭、赵美珠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