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法学思想 -> 案例评析

李某抢劫、盗窃案

  发布时间:2014-08-05 17:19:51


一、诉辩主张

1.河北省A县人民检察院指控称:

1、20111025日凌晨,被告人李某伙同贾某(在逃)、陈某(在逃)、张某(在逃)闯入AB村周某家中,手持刀子等器械威逼周某夫妇,将其家中的保险柜抢走,保险柜中有现金四万八千元左右,金项链一条,装有欠条的黑包一个。2201172日凌晨,被告人李某伙同贾某在AC村付某家中盗窃电焊机一台、废铜线360斤及一辆红色力帆摩托车,经A县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被盗电焊机价值960元,被盗摩托车价值1350元,被盗废铜线价值9720元。3201183日凌晨,被告人李某伙同贾某在LN村董某家中盗窃小麦五十余袋,经A县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被盗小麦价值5400元。4201189日,被告人李某伙同贾某在AD村赵现方家中盗窃小麦五十袋和一辆农用三轮车。经A县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被盗小麦价值5000元,被盗农用三轮车价值860元。52011829日,被告人李某伙同贾海田、陈某在AF村耿某家中盗窃五十袋小麦,经A县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被盗小麦价值6000元。6201197日凌晨,被告人李某伙同贾某、陈某、张某在G县李某某开设的鑫源电瓶电器门市内盗窃新、旧电瓶24块、电解液9箱。经A县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被盗新电瓶价值17000元、被盗旧电瓶价值2500元、被盗电解液价值200元。72011103日凌晨,被告人李某伙同贾某、陈某在GK有限公司内盗窃三十袋棉纱。经A县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被盗棉纱价值11250元。AA县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李某伙同他人入户抢劫,数额巨大并多次盗窃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百六十四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抢劫罪、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2.被告人的辩护意见:

被告人李某对起诉书中指控的内容无异议,请求从轻处罚。

二、事实和证据

A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120111025日凌晨,被告人李乱法伙同贾海田(在逃)、陈立涛(在逃)、张志红(在逃)闯入AB村周某家中,手持刀子等器械威逼周某夫妇,将其家中的保险柜抢走,保险柜中有现金四万八千元左右,金项链一条,装有欠条的黑包一个。2201172日凌晨,被告人李某伙同贾某在AC村李某某家中盗窃电焊机一台、废铜线360斤及一辆红色力帆摩托车,经A县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被盗电焊机价值960元,被盗摩托车价值1350元,被盗废铜线价值9720元。3201183日凌晨,被告人李某伙同贾海田在LN村董某家中盗窃小麦五十余袋,经A县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被盗小麦价值5400元。4201189日,被告人李某伙同贾某在A县宋D村赵某家中盗窃小麦五十袋和一辆农用三轮车。经A县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被盗小麦价值5000元,被盗农用三轮车价值860元。52011829日,被告人李某伙同贾某、陈某在AF村耿某家中盗窃五十袋小麦,经A县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被盗小麦价值6000元。6201197日凌晨,被告人李某伙同贾某、陈某、张某在G县李某某开设的鑫源电瓶电器门市内盗窃新、旧电瓶24块、电解液9箱。经A县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被盗新电瓶价值17000元、被盗旧电瓶价值2500元、被盗电解液价值200元。72011103日凌晨,被告人李某伙同贾某、陈某在GK有限公司内盗窃三十袋棉纱。经A县价格认证中心鉴定,被盗棉纱价值11250元。被告人李某伙同他人盗窃物品的总价值为60240元,被告人李某案发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如下:1、被告人李某的供述与辩解;2、被害人周某、张某、李某某、董某、赵某、耿某、高某的陈述;3、相关照片、扣押清单、发还清单等书证;4、价格评估鉴证结论书;5、被告人李某的户籍证明;6、庭审笔录等。上述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证明被告人李某犯抢劫罪、盗窃罪的事实。

三、判案理由:

A县人民法院根据上述事实和证据认为:

被告人李某伙同他人入户抢劫,数额巨大,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抢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李某伙同他人多次盗窃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李某案发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可酌情从轻处罚。

四、定案结论

为了打击犯罪,保护公民的合法财产权利,根据本案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百六十四条、第六十九条、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李某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一万元;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一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九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罚金二万元。

五、解说

本案被告人李某实施多起犯罪,涉及抢劫、盗窃两个罪名,且数额巨大。被告人李某抢劫行为系入户抢劫,犯罪情节特别恶劣。“入户抢劫”是指为实施抢劫行为而进入他人生活的与外界相对隔离的住所,包括封闭的院落、牧民的帐篷、渔民作为家庭生活场所的渔船、为生活租用的房屋等进行抢劫的行为。对于入户盗窃、因被发现而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行为应当认定为入户抢劫。我国法律之所以对“入户抢劫”规定了较重的刑期和作出了专门的司法解释,是与“户”的特殊性及法律对“户”进行保护的要求相适应的。为此要对“户”要有一个正确的理解。典型的入户抢劫的客观方面除具有基本构成的抢劫罪的共有特征,即当场以暴力行为、胁迫行为和其他侵犯人身的行为外,还须认定入户与抢劫之间的关系,这也是入户抢劫和在户抢劫的区分问题。在此,抢劫故意的形成应当先于入户行为,入户无非是抢劫的予备行为,行为人入户的目的就是抢劫。单纯的没有抢劫目的并且是以合法目的进入户内,后因其他原因在户内实施抢劫,仅是单纯的在户抢劫,不应认定为入户抢劫。如管道维修工、装修工在入户维修、装修的过程中产生抢劫犯意而实施抢劫行为即属于在户抢劫。但在特定情况下,也可能发生在户抢劫转化为入户抢劫,即入户前先有盗窃等犯意,后被发现,在户内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其行为符合刑法第269条规定的转化型抢劫罪构成要件,应认定为入户抢劫。 本案被告人在户内以暴力相威胁,实施抢劫的行为,构成入户抢劫,因此被处以较重的刑罚。

责任编辑:研究室    

文章出处:元氏县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