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少年审判 -> 以案说法

5、 看守所惊爆连环案

  发布时间:2014-06-03 17:43:07


 

           看守所惊爆连环案              

                

                洞察秋毫 深挖战果

   

  2007年12月初的一个深夜,正在看守所值班的管教干警张勇双眉紧蹙,伏案沉思,凭多年的管教经验和近几天的观察,感到在押的已决犯张增(化名,1990年5月出生)情绪反常。一般情况下,此时多数已决犯已明白处罚刑期,认罪服法,就像石头落地,情绪稳定,准备转往新的服刑地。也有少数法盲痛哭流涕,深感悔悟。而已决犯张增却心神不定,顾虑重重,阅其简历,人虽未成年,却属二进宫,骄横目光透着无知,联想他近几天的反常举动与惯犯的主观恶性,顿感张增有余罪未吐。经验丰富的张勇就决定从其家庭环境、成长经历为切入点,以情动人,以情感人,直击其灵魂深处,探出究竟。

 说干就干。第二天张勇就主动找张增谈心,了解到早年张家经济困难,其父过了结婚年龄尚无人提亲,后来花钱请人从边远省份领回一女子成婚。张增出生后,窘迫的家境毫无改观,自幼缺乏家庭温暖,没有文化的父母又疏于管教。上小学后,天性顽皮的张增,从不写作业到课堂罚站,从同学吵架到结伙斗殴,从网上拼杀到现实滋事,做父母的要么视若无睹,要么恶语相加,很少有机会坐下来与孩子沟通,小学尚未读完,张增就辍学到社会上游荡。  

 此年龄段的少年一旦流落到社会,犹如脱缰的野马,无所不为,肆无忌惮。从网络游戏中学会暴力、凶残,从不健康的影视中学会劫财、挥霍,在生活中摹仿黑社会老大,阴险、残忍,在社会上结交一帮不法份子,常常招是惹非。刚刚15岁,就因抢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服刑期满,张增回家看望父母,此时未成年的浪子正需要关心、鼓励和温暖。哪知刚进家门,便招来父亲一顿臭骂,“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咱们一刀两断!”  

 滚就滚!走向泥潭的诱惑比悔过自新的鼓励更有吸引力。另一个在看守所结识的狱友闫涛(化名)正等着他呢。   

 无独有偶。同案的闫涛出生于1989年9月,自幼随母从四川山区嫁到本地,继父闫某比其母大二十多岁。出于继父的身份,闫某对闫涛教育顾虑重重,担心乡邻说是论非,愈加不敢管教,疏于管教的闫涛自小无所畏惧,上课不学习,下课不回家。后来母亲又离家出走,继父瘫痪在床。失去管教的闫涛干脆辍学游荡,与社会上一帮不良少年,上网、群殴、吃喝、抢劫。2006年早春,刚满十六岁就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服刑中结识了狱友张增,出狱后直奔城郊结合部的石家庄炼油厂附近,在一帮哥们的诱惑下,重操旧业,溜门撬锁。等张增入伙后,俩人狼狈为奸,无恶不作,非偷即抢,残害无辜。2007年6月因犯盗窃罪、伤害罪,再次双双入狱。 辍学、网络、残缺的家庭,令人担忧的现象往往产生无法弥补的严重后果。  

 了解了张增的身世,张勇凭着多年积累的管教经验和掌握的犯罪心理学知识,循循善诱,终于攻破了张增的心理防线,揭开了他和闫涛等人杀人焚尸的罪恶一幕......              

                    奸情暴露 预谋灭口  

 2007年4月初,惯于流窜作案的闫涛、张增因经常乘出租车结识了栾城的出租车司机赵建(化名),这赵建也非省油灯。从闫涛、张增经常租车、斗殴、挥霍、销赃就断定这二位愚昧无知的少年心狠手辣,容易教唆。这几天正好有个仇人,便决定借他们的手将其除掉。   赵建与开理发店的王玲有染,其丈夫崔某正在服刑,近期刑满释放。崔某的好友梁某对这对奸夫淫妇甚是不满,近日便放出风,等崔某出狱就将此事告知,决不会轻饶赵建。赵建干了缺德事,恐惧万分。近几天正好王玲生病住院,梁某时常去探望,就决定在王玲住院期间下手。  

 这天,赵建打电话约张增和闫涛来到饭馆,几杯热酒下肚,就说出除掉梁某的念头,并许愿事成之后给二人10000元酬谢。张增、闫涛胸脯一拍,当场答应:“为哥们出气,杀人也在所不辞!”

 “我准备一下工具,你们随叫随到!” 赵建叮嘱。 

  “没问题,随叫随到!”   

 这两个凶残愚昧的劣迹少年,根本不计后果。   

 赵建立即准备了作案用的绳子、刀子。    

                      共同杀人 焚尸灭迹  

第二天傍晚时分,赵建打电话通知张增和闫涛准备行动。在约定的地点,赵建告诉他们,他和王玲已经商量好,今晚梁某来医院看王玲时,王玲就谎称欠医疗费,趁今晚医护人员不注意时溜出医院,然后将梁某一块骗上等在医院门口的赵建开的出租车,在车上寻机干掉梁某。  

赵建、张增、闫涛按计划将出租车停在医院门口,王玲收到赵建的短信后便将梁某从医院骗出来,径直上了赵建的出租车。王玲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梁某坐在后排王铃后面。他哪里知道,今天的出租车将他载向的是一条不归路。车走了一会儿,王玲说晕车,下车装吐,其他人都下车上前问候,再上车时,王玲让梁某坐在副驾驶座上,其他人按预谋各就各位:张增坐在梁某后边,王玲坐在司机后边,闫涛坐后排中间。车前行了几十来米,赵建立即用遥控把车门锁上,暗示下手,张增立即用绳子勒住梁某的脖子,王玲递给闫涛一把刀,闫涛挥刀刺向梁某肚子,梁某拼命呼喊、挣扎,王玲用自己的羽绒服堵住梁某的嘴,赵建将车刹住,死死抱住梁某的双腿,没几分钟,梁某就惨死在这群凶残的歹徒手里。   

 赵建将车开到路西一片麦地里,贪婪的王玲不忘从梁某身上搜出了几百块钱、手机,装入腰包。四人在水沟旁洗掉手上的血迹,把梁某抬到副驾驶后边的座位上,下面铺上事先准备好的绿色褥子,头上用堵嘴的羽绒服蒙上,王玲坐副驾驶座上,将车开上高速公路,沿京深高速往北走了一个多小时下高速,又顺公路往东走了半小时,赵建从后备箱里拿了两个白塑料桶到路边的加油站加满油。车开到了一块荒地,赵建和王玲把褥子铺好,四人把梁某抬到褥子上,赵建先拿汽油往梁某身上、褥子上浇,两桶汽油都浇完,用打火机点着,火着了十几分钟后,四人就上车回到加油站买了一桶汽油,找地方把羽绒服、车座套、穿的外套浇上汽油烧毁。四人就开车回到县城,赵建把张增和闫涛送到一个旅馆休息,就和王玲回到王玲的理发店鬼混。  

 赵建、王玲这对奸夫淫妇把出租车销赃后,给了张增和闫涛几千块钱。然后二人携款潜逃外地。      

                  持刀抢劫,惨伤无辜   

 2007年1月份的一天晚上,在网吧泡了一整天的闫涛、张增照例又到饭店一通吃喝,酒足饭饱后,正欲回网吧鏖战通宵。闫涛忽然想起当天下午在网上和一个女网友陈某发生的不愉快,原来陈某是石家庄某学院的学生,闫涛和她在上网聊天时相识,陈某说他头脑简单,流里流气。闫涛认为陈某老是戏弄他,挖苦他,所以闫涛决定去该学院报复她。无所事事的张增正想寻点儿刺激,俩人一拍即合,立刻拦了一辆出租车,闫涛觉得人太少,提议再找两人。张增想起下午刚刚从网上结识的两个网友正闲着没事儿,虽然不知道他俩人姓甚名谁、具体住址,但凭着他俩的网名和QQ号,取得了联系。张增电话通知两个网友在网吧门口等候,坐出租车找到了石家庄市区某网吧,接上早已等候在门口的两个网友。在出租车上,闫涛给了他们每人发了一把刀。车到五七路石家庄某学院大门口附近,闫涛给陈某打电话,陈某懒得理他,拒接电话。闫涛几个人更是恼羞成怒:陈某不出来,就找她同学出气,碰上谁谁倒霉!四人就在学校周围搜索目标,时间不长,有个穿羽绒服的男生从校外往门口的方向走来,闫涛等人就拿着砍刀围住这个人。   

“你是哪的人?”闫涛问道。   

是某学院的!”那人回答。   

“正好!你别怪我们,要怪就怪你们学校的陈某吧,她今天惹老子生气了,老子就拿你出气!”闫涛说。   

“我不认识她!”   

“是这个学校的就是她同学!别废话,走!” 

 闫涛上去把就把那男生的脖子搂住,其余三人架胳膊拽腿,把男生强行弄到旁边上的麦地。闫涛把刀架在男生的脖子上,迫使男生将身上的衣服脱得只剩一条三角裤头,张增搜扔到地上的衣服,搜出一个手机和几百元钱。然后又强迫男生趴到麦地上。闫涛带头朝那学生的后背上砍了一刀,其余三人也挥刀砍去,一阵乱砍之后,四人就跑上了出租车。车到石家庄市区,将两个网友放到了当初接他俩的网吧门口,四个人竟连姓名也没通告,道了声谢就欣然分手。闫涛和张增就像没事似的回到炼油厂附近的住处继续上网。  

 男生回到学校立即报警,经过医院抢救,缝合130多针,转危为安。  肆意妄为 抢劫路人   2007年1月份一天晚上2时许,天色很黑。闫涛和张增骑着刚刚偷来的摩托往住处驶去,走到某村附近时,摩托车超过了一个骑自行车的妇女。非偷即抢惯犯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  

 抢她!  

 俩人几乎同时产生了这个罪恶的念头,由于摩托车太快,滑行一段距离,二人把车停在了公路的东侧,刚刚准备就绪,下夜班的徐某就骑车到跟前。张增扑上去将徐某摔倒,闫涛顺手从怀里拿出携带的刀子,将徐某拽进个果园。早已吓得心惊肉跳的徐某死死搂住一棵果树,再不往果园深处走。闫涛、张增一顿拳打脚踢,从徐某身上搜出20余元钱。张增不甘心,怒喝:  

 “把身上的钱都拿出来!”  

 “我确实没带钱!”  

 “他妈的,碰上你真倒霉!”张增骂道。  

 “不能便宜了你!没钱就让你出点血!”闫涛挥手向徐某的脸上刺了一刀。    

“杀人啦!”徐某疼的大喊一声。  

  穷凶极恶的闫涛又猛地向徐某肚子刺了一刀。看到徐某倒地不动,才转身逃离现场。    

徐某后来被路人送往医院治疗。 

                   罪恶累累 难逃法网   

 从2007年元月张增刑满出狱到2007年6月因盗窃被刑事拘留,不到半年的时间,闫涛、张增仅已经破获案件就有:合伙盗窃14次,价值27473.56元;在网吧持刀将房某砍成轻伤;抢劫徐某、陈某各一起,并将两人致伤;杀人焚尸一起。作恶多端的闫涛、张增,最终难逃法律的惩处。  

 2007年5月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落下法槌:

 被告人闫涛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10000元;犯故意杀人罪,杀人动机卑鄙,手段极端残忍,后果特别严重,因作案时未满十八周岁,依法应当从轻减轻处罚,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此前犯盗窃罪、故意伤害罪,已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30000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并处罚金40000元,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被告人张增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10000元;犯故意杀人罪,杀人动机卑鄙,手段极端残忍,后果特别严重,因其主动交代公安机关未掌握的杀人事实,有自首情节,且作案时未满十八周岁,依法应当从轻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此前犯盗窃罪、故意伤害罪,已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20000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罚金30000元。   

 漫长的铁窗生涯,注定是这些害群之马的归宿。    


关闭窗口